宽善视点KUANSHAN FAMILY OFFICERecent Article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宽善视点

【海外热点】海外资产回归家族信托,为您的离岸公司加上一个保护壳

发布时间:2019-08-22来源:宽善管家

单纯将海外利润留存于注册在避税天堂控股公司,未来可能面临CFC规则、新个税法反避税规则以及全球金融账户税务信息透明化以及经济实质法等多重挑战,经合理设立的离岸信托可为海外公司利润留存提供更加合理的解释空间,但海外信托不是单纯的避税工具,并非形式上简单套用信托架构即可简单粗暴地获取税务优惠。


文 │ 宽善家办 Cynthia Liu 刘思岐



一、CFC规则与新个税法反避税条款


设立离岸公司目的不同,但探其动机多多少少都少不了节税。怎么实现的呢?简单来说,老套路的逻辑是,离岸“避税天堂”零税收,海外赚了钱留在离岸公司,不向个人分配,主管税务当局不知情。这样大量的利润都留存于海外,在岸地税务当局当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本国居民在把利润留存在海外不做分配收不到税。


老套路在CFC规则与新个税法反避税条款的双层夹击下岌岌可危。CFC规则(受控外国公司规则)要求穿透离岸公司,如果中国居民或居民企业控制的离岸公司在没有合理理由的情况下不分配利润,不分或少分的部分也要计入居民企业当期收入。


 CFC规则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第四十五条规定,由居民企业,或者由居民企业和中国居民控制的设立在实际税负明显低于本法第四条第一款规定税率(25%)水平的国家(地区)的企业,并非由于合理的经营需要而对利润不作分配或者减少分配的,上述利润中应归属于该居民企业的部分,应当计入该居民企业的当期收入。


新个税法又要求海外居民企业将应当归属于居民个人的利润进行合理分配。


新个税法反避税条款

新个税法第八条第二款规定,居民个人控制的,或者居民个人和居民企业共同控制的设立在实际税负明显偏低的国家(地区)的企业,无合理经营需要,对应当归属于居民个人的利润不作分配或者减少分配。税务机关依照前款规定作出纳税调整,需要补征税款的,应当补征税款,并依法加收利息。


说白了

就是要穿透核查


目前已有税务局穿透BVI公司股权到个人股东征税,海外上市公司公开财务信息是税务局顺藤摸瓜查找的信息来源。

海外居民企业也有义务申报海外收入,《关于居民企业报告境外投资和所得信息公告的解读》早在2014年明确,如果不满足如下条件之一,海外公司有义务将其控制的境外企业未分配利润中应归属于本企业的部分计入本企业当期收入。


◎ 居民企业因属于设立在国家税务总局指定的非低税率国家(地区)

◎ 主要取得积极经营活动所得

◎ 年度利润总额低于500万元人民币


注:根据国税函【2009】37号文,不属于税负明显偏低的国家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南非、新西兰和挪威),如果中国企业或居民个人能够提供资料证明其控制的外国企业设立在上述地区,可免于将外国企业不做分配或者减少分配的利润视同股息分配额,计入中国居民企业的当期所得。




二、离岸信托加持,

为利润留存提供合理性解释空间


我们注意到,适用上述受控外国公司规则的一个前提条件为控制该外国公司的主体为“居民企业,或者由居民企业和中国居民控制的……企业”,但如果在离岸公司上层架设离岸信托或私益基金会的架构,情况可能有所不同。


(一)利用离岸信托转化财产属性


信托不属于企业实体,设立信托后,财产转移至独立的受监管的海外信托公司持有,个人财产转化为信托财产,信托财产具有独立性。将海外公司的利润留存在合理设立的海外信托层面,根据信托相关文件的约定向信托项下的受益人分配信托利益,为了信托设立的目的持有相应信托财产,而非简单地将利润留存于离岸公司中。 


1.离岸信托改变资产持有主体实现多重目标

一般情况下,离岸信托底层都会至少持有一家离岸控股公司,客户将已经设立的离岸公司的股权作为信托财产转让至离岸地受托人,离岸地受托人需要根据客户在信托契约或信托意愿书中指定的受益人的利益持有信托财产。由此,本该被CFC规则应当计入企业当期的收入,在海外个人资产转化为信托财产后,具有家族信托层面信托设立目的之多样化合理解释的可能性。


2.信托利益分配递延纳税功能

信托财产不属于受益人的财产,受益人仅有根据信托文件期待从信托中获取收益的权利。至于信托层面何时向受益人分配信托收益,则取决于信托文件的约定。财产的所有权发生了改变,未来离岸公司向信托层面的受益人分红时再根据信托中受益人的身份合理纳税,再次避免了向自然人直接分配利润。信托层面不分配收益也可间接实现税务递延效果。



(二)避免实质性保留对离岸信托的控制权


通过设立信托留存一定海外企业的收益虽然改变了财富累积的载体形式,但如果离岸信托的设立人仍保留过多的控制权,则其对离岸信托的控制则可能传导至离岸公司,离岸公司仍然可能被认定为被 “居民企业,或者由居民企业和中国居民控制”,竹篮打水一场空。


慎重对待权力(利)保留


现代离岸信托立法中,诸多离岸地立法中都增加了允许设立人保留一定权力(利)又不会导致信托无效的规定。例如,新加坡为例,其信托立法中明确允许信托设立人保留对信托财产的投资管理权限;开曼信托法律中对受托人保留的权利范围更广泛,如果客户在其设立的信托选择适用的法律(准据法)允许的范围内保留一定权利,信托在离岸司法辖区一般不会被认定为虚假信托。但从税务方面考量,如为了实现通过信托达到税务递延的效果,设立人不宜对信托直接保留过多控制权。


未来,在全球金融账户税务信息透明、经济实质法、新个税法改革等多重夹击背景下,离岸公司未来面临多重挑战,存量架构需要根据企业的性质、在海外架构中承担的角色进行调整,新构建的架构则更多需要从设立人保留过多的控制权可能对信托造成的不良税务后果,从长计议。


(本文仅为个人观点,不构成任何专业意见。)


公司地址:武汉市武昌区徐东大街128号联发国际大厦25A

电 话:400-108-8001

© Copyright 2015武汉宽善商务咨询有限责任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4015508号-4技术支持 京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