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善视点KUANSHAN FAMILY OFFICERecent Article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宽善视点

【存疑解惑】保单受益人vs信托受益人,谁是最终赢家?

发布时间:2020-11-27来源:

愿意把自己的家人安排为受益人,无论是保单中的受益人,还是家族信托中的受益人,都是一种爱和有责任有担当的,令人敬佩的人。

而身份被安排好的受益人,如果可以选择,你更愿意成为保单中的受益人,还是目前家族财富传承中正在普及的家族信托的受益人?市面上已经出现了很多保单,在保险金分配方面出现了类信托的功能。但缘于保险与信托的制度差异,信托制度在财富传承方面仍然呈现更灵活、自由的无可替代的趋势。

一、保单受益人,基础的家庭财富保障安排

(1)家庭成员作为保单受益人,解决家庭基本风险防范问题

基础的人身保险,无论是性价比超高的定期寿险,还是高净值客户可以利用私人银行进行保费融资加大杠杆的终身寿险,都已成为家庭财富风险隔离的最基础的保障。根据保险法的基本原则,在保单中指定家人作为受益人,即可实现转换财产的属性,人身保险的理赔金不再属于投保人的遗产,而是作为具有定向传承功能的保险金。以中国的保险法为例,即使受益人约定为法定,被继承人的法定继承人也是以保单受益人的身份领取保险金,而非以被保险人继承人的身份将保险金作为遗产进行分割。

(2)人寿保单受益人,无被保险人死亡证明难领理赔金

电影《谁先爱上他的》中,妻子怎样也无法忍受外遇的亡夫竟把保险理赔金留给外人,还是个男人。但作为人寿保单的受益人,如果没有被保险人的死亡证明,即使被指定为保单的受益人,也难以领到保单理赔金。这就道出了现实中作为保单受益人,可能面临的尴尬。

▲ 电影《谁先爱上他的》

虽然按照保险法的规则,人寿保单中的受益人经过被保险人同意即可,但是在实践中,无论国内还是海外,受益人都需要获取被保险人的死亡证明才能顺利拿到保险理赔金。在保单的前期规划中,如果被保险人指定了非亲属类受益人,在被保险人过世后,此类受益人如何能拿到被保险人的死亡证明,也是不得不考虑的现实问题。

在家族信托安排中,受益人获取信托财产的利益分配,一般不会面临如此尴尬。受益人是否能获取信托财产利益分配,往往受限于信托类型、信托设立人的意愿书等文件。如果是固定利益信托,受益人可以确定获得信托财产的时间、金额。即信托中的受益人是否能获取信托财产,与受益人死亡与否以及能够获得相关证明文件无关。

(3)保单中受益人的指定与变更,取决于投保人/被保险人

保单规划,更侧重于亲人作为受益人的生活基础保障,但保单受益人也并非高枕无忧。以中国现行的《保险法》为例,人身保险合同中,被保险人或者投保人可以指定一人或者数人为受益人。被保险人或者投保人可以变更受益人并书面通知保险人,投保人变更受益人时须经被保险人同意。

可以理解为,人寿保单中,在被保险人去世前,被保险人具有对变更保单受益人的“一票否决权”。被保险人去世后,保单受益人是否就有恃无恐必然获取保险金?这就取决于保单中受益人保险金分配规则的设置。

二、家族信托受益人,超越利益分配的传承规划

家族信托规划中,信托设立人对于信托受益人的安排,往往已超越单纯的通过信托利益分配获取生活保障。在过往接触到的高净值客户中,企业家在完成创富进入守富的阶段,在选择财富传承工具的过程中,更多的是思考什么样的财富传承工具更能传达自己的人生信念,能够被子子孙孙世代相传的,是超越财富传承的精神传承

在综合性的家族传承规划中,家族信托往往可以发挥更大的优势。

(1)不同类型的家族信托,受益人权利暗藏玄机

对于定制化的家族信托,设立人对受益人的安排除了信托利益分配外,可以更突出信托制度对受益人的限制。

以终身权益信托与或有权益信托之受益人权益对比为例:

在受益人权益安排方面,对应多种信托类型,包括终身权益信托(Life Interest Trust)、或有权益信托(Contingent Trust)。例如,王先生担心子女与配偶争产,在病重之际将配偶约定为信托中享有信托life interest的受益人,因为子女尚年幼,将其约定为享有信托interest in remainder的受益人,在妻子去世后,子女才有权利获取信托利益分配。

(2)家族信托中的受益人,将受到信托制度的长期约束

对于想法“比较多”的信托设立人而言,保单中简单设定受益人的方式难以满足设立人对家庭成员行为约束的目标,例如防止子女挥霍财产,以及强烈表达设立人对受益人特定激励与惩戒的期待。

对于家族传承不止于财富传承的老一辈而言,家族信托提供了信托意愿书、外部家族宪章等配套机制衔接的可能,可以更充分发挥老一辈对于家风传承的需求。

(3)信托设立人过世后,仍可通过保护人监督信托利益分配

信托文件中有没有约定受托人向受益人分配信托利益之前需要经过第三方的同意,非常关键。这个第三方可能是专业保护人也可以是相关的家庭成员。

实践中常见的情况包括,通过信托契约约定,没有保护人的同意就不能向受益人分配信托利益,或者安排为,如果保护人在一定的期限内没有明确表示反对,受托人即可向受益人分配信托利益。

无论是哪一种安排实际上都是为了更好保护受益人的利益,防止他们可能因为年少没有能力打理大规模的信托财产,不能实现家族财富的充分累积,或者担心他们养成挥霍的习惯,丧失了生活的斗志。这里通过一个第三方来对信托利益分配把关,确实可以让信托设立人更安心。

例一:未经过保护人【 】同意,受托人不得在受益人年满30岁前向其分配任何信托利益。

例二:受托人在向特定单一受益人分配信托财产比例达到当年信托财产收益的30%以上的,需提前与保护人沟通,如保护人收到受托人的通知后的7个自然日未明确反对,则受托人可行使其在信托利益分配方面的自由裁量权。

总体而言,无论是保单中的受益人还是家族信托中的受益人,都可能面临被更换掉的危机。家族信托中的受益人,将受到信托设立人生前设立信托时确定的信托机制的长期约束;对于非亲属类的需要被安排照顾的人而言,海外家族信托相对而言更加灵活。

公司地址:武汉市武昌区徐东大街128号联发国际大厦25A

电 话:400-108-8001

© Copyright 2015武汉宽善商务咨询有限责任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4015508号-4技术支持 京伦科技